当前位置:sdgift.com情感在线咨询心理(最全的在线心理咨询科普知识)
在线咨询心理(最全的在线心理咨询科普知识)
2022-08-14

为何客户选用在线心理咨询?

有一位心理学学者(2002)引述的说法是,只有那些无法与他人建立关系的人,才会选用这种手段。此说法预示着,在线心理咨询不但不能帮助客户,反而加深了他们的问题。但是我们的经历告诉我们,这只是一个谬论罢了。在线心理咨询的客户群体,就像你在面对面的咨询室里遇到的客户一样,分布广泛。

有些客户选择在线咨询,一种情况是出于地理因素的考虑。在下列情况下,网络的存在使他们得以进行心理咨询:

家住偏远地区;虽不住在偏远地区,但交通不便;咨询师很少,难以找到。

另一种情况是有些客户则可能是由于不便出门,比如要照顾老弱病残等等。那些倒班的上班族,尤其在班次不固定的情况下,很难找个固定的时间进行面对面的心理咨询。

在线心理咨询对身有残疾的人士也十分有用。那些行动不便的人可能进面对面的咨询室有困难,又或者很难上公交车。那些听力受损的人则可能觉得网上心理咨询更适合自己,特别是因为找不到手语翻译,或者他们觉得第三者在场不方便。

我们亦有不少客户经常出差,无法持续进行面对面的心理咨询。通过电子邮件和即时聊天的形式,他们得以兼顾工作和咨询。

在有些情况下,客户出于情感方面的因素而选用在线心理咨询。他们可能觉得这样比当面的咨询更容易启齿说出羞于示人的感情或经历。

写到现在,看上去好像采用网上心理治疗的原因,是因为不方便得到面对面的治疗。关于网上心理治疗的研究论著中有这样一句:“数据似乎显示,那些想去联系网上治疗师的人中,有很多是因为他们得不到传统的心理治疗。”

我们的经验再次告诉我们,人们在得不到面对面的心理治疗时才求助于网络的说法,是另一个谬论,或者可以说它是个过时的概念。越来越多的客户把在线心理咨询作为他们的第一选择。当互联网越来越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许多人经常给家人朋友发电子邮件,进行网上聊天。他们在网上购物,使用网上银行。网络被用来查找、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计算机和互联网成为工作场所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如此一来,在互联网上寻求心理咨询也就不难想像了。很多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在学校里使用计算机和互联网,所以他们对使用这两样东西,不像老一代的人那样心存畏惧。在英国,学生心理咨询服务正越来越多地提供网上心理治疗,作为面对面治疗的一个替代手段。美国的康乃尔大学据说是第一个提供有组织的网上心理咨询的机构,于1986年开通此服务。

但我们应该记住,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使用互联网感兴趣。哈得孙Hudson(2002)指出,贫困,缺少技术培训,以及越老越不习惯使用计算机的事实,都造成某些人不太愿意上网。当然,我们认为这一点会随时间而改变。确实,非洲大陆不断增长的网民数量,以及世界范围内高龄网民的增加,都说明了这已经成为事实。

为什么咨询师可能会被在线心理咨询所吸引?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讨论只是围绕着客户采用在线心理咨询的缘由而展开。那么咨询师们为什么会选择用这种手段来工作?其中原因可能跟咨询师为何想上网工作一样多,比如:

他们对“新式”工作方法感到好奇。 他们想扩大客户数量。 他们想让现有的工作技巧在另一天地里大显身手。 从利人的角度出发,他们想让尽可能多的人得到心理咨询,而网络咨询是一种可行的手段。

或者他们认识到,这种形式的交流已经出现并将继续存在,如果他们不想办法加入到这场技术革命中去,他们就会象远古的恐龙一样逐渐灭绝,或者,少带一点感情色彩地说,他们就没法儿从这机会中获利。

在线提供心理咨询同样给咨询师们带来一定程度上的自由,这在他们提供面对面的服务时是无法享受到的。举个例子,安妮定期要去法国待段时间。当她住在那里时,仍能通过电子邮件或即时聊天的方式,对在线客户展开工作。(这中间涉及到法律和专业的保障免责问题,我们在后面的章节中会加以讨论。)写反馈邮件可以根据我们自己的时间来安排,从而使工作更简便。这样,如果一天当中,或一周当中,有事情堆积起来,只要不违反合同中规定的反馈时间,我们就可以灵活掌握——如果我们愿意,完全可以让工作变得更容易,不像在面对面的咨询室里那样时间被固定死了。我们知道这样写可能会招致读者的不满,他们可能会质疑我们对客户的义务何在,职业操守何在。但是,如果这是你的第一反应,那么请你再想深一步:想想那些你痛苦抉择的时候吧,那些时候你要去参加重要会议或一个有趣又有用的培训,而不得不取消与面对面客户的约会,在线工作常常让你得以两者兼顾。

“看护工”的角色,残疾和地理位置常被引为客户选择在线心理咨询的原因。它们应该同样适用于解释咨询师的选择。尽管许多心理咨询师并不是仅为经济原因才从事这个职业,他们有强烈的愿望要帮人们生活得更有质量或帮他们解决问题,但不可否认我们中的很多人也需要或想要挣适当的钱来过生活。在线工作可以让我们,举例来说,避开必须照顾孩子的时段,或不一定非要有辆车才能接待客户——有时在我们住的地方,公交车的来往班次无法配合那50分钟的咨询时间。听力受损的咨询师可能觉得文字交流是工作中一个有益的附加手段。

在保存工作记录,以便日后重温、参考方面,在线心理咨询具有很实际的优势。我们可以方便地找到刚起的话题,或找到曾被忽视的蛛丝马迹。在写电子邮件的过程中,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客户真正想要说的话,以及如何回应。这些主题,我们在其后介绍与客户打交道的心理学基本功时还将更详尽地提及。

为何咨询师们会选择不采用在线工作?

也许最普遍的原因是他们相信在线工作没有效果,真实的人际关系无法仅仅依靠文字来建立、发展。那些有“笔友”的读者可以作证,尽管从未与笔友碰面,一种非常真实的关系完全可以发生。实话说这种关系常常始于童年时期,但有大量的人将它成功地延续至成人阶段。也许对此所持的怀疑态度是时代的产物,在这个时代里我们很少再用信件来交流思想,忘记了在过去写信是人们偏爱的交流方式,在有电话能让我们更直接地联系之前,它甚至是唯一的方式。

另一个担心则针对技术本身。它安全吗?它可靠吗?两者的答案都必须是“是”才行。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会实地深入地考量如何让在线心理咨询对客户和咨询师而言都是“安全”和保密的,以及对付偶有发生的技术故障的方式方法。只要咨询师能够克服对使用技术的畏惧,在合理的程度上掌握它(同时在需要时可快速获得技术支持),那么相对来说用一台计算机进行交流根本就不用紧张。

另外,在考虑保护客户隐私与安全的问题时——这考虑绝对应该——面对面的工作方式也值得我们检视一下。我们能在这两个问题上给出更有力的“是”的答案吗?即便是锁起来的文件也可以被打开;如果真的有人准备不惜时间、精力去翻看我们的留底或笔记,他们能否破解交叉指代系统,从而发现我们的客户是谁?我们能确保墙壁有足够的隔音保护吗?如果我们是在有等候室的机构里工作,客户会否了解到其他的客户?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是,在线心理咨询师谁也不敢拍胸脯保证绝不可能出错,面对面心理咨询师亦然。

看起来我们并未把这些疑虑轻轻松松地打消掉。安妮解释了她是怎么涉入在线工作里来的:

在2002年初,我还是个在朋友和同事眼中的“拒电族”(指强烈反对机械化自动化的人,甚至不惜采取捣毁机器的行动——译者注)。我并没有真的去捣毁计算机,虽然心里可能愿意这么做,但肯定是觉得离它们越远越好。对我来说,被千万人用过从而证实有效的传统方法,是最好的交流和学习的手段。我的咨询业务里绝不会牵扯到计算机。

然后,一个正在接受在线咨询师培训的朋友来找我帮忙当个志愿者,作她同组里其他人的客户。这看起来是个证实我的想法的理想机会——如果我试着用电子邮件跟咨询师交流,遇到实际问题时事情就会弄糟;就算没有弄糟,我们也不可能建立起有利于治疗的关系。写到这里,我能想象出我当时是个多么可怕的客户——不仅仅因为我期望它没用。我不记得自己是不是扮了一个无法自制的人(象有的客户在联系初期即不可抑制地说过多的话),但我知道我给那可怜的咨询师写了不少特别长的邮件。这个经历对我现在当在线咨询师挺有用,提醒我可能有必要就邮件的长度给些指导,或者考虑考虑收费方法。(这些问题将在第三章和第四章中加以详细讨论,并在第十一章中讨论界限的问题。)

然而,令我惊异又震撼的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掌握了够用的技术,还在一个“卡住”了一段时间的问题上,和我的咨询师一起很好地完成了工作。我必须重新考虑我的立场了,于是我自己也开始参加培训。这令我的朋友们感到十分好笑。

所以,对那些心存疑惑的咨询师来说,也许先去当当在线客户是个有用的做法,能够由此确证或消除疑虑。这样,即使不是为你,你也可以给别人提供一些经验。查一查在你之前做这行的心理咨询师们的背景——他们有哪些资历?有没有受过在线工作的培训?就像在面对面咨询时一样,客户懂得保护自己是很重要的。假使作为一个客户的经历让你确信了在线心理咨询的价值,而且你还想更进一步做个咨询师,那么我们仍建议你去参加某种形式的在线培训。培训会让你对所要牵涉到的方方面面更熟悉,让你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中,去犯错再发现它们或演化出一套自己的工作方式。尽管将来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目前大部分的培训课程都是针对已有专业资格的咨询师们而设计的。所以这是一个深化培训,而非入门者的资格培训。

作者:吉尔·琼斯 安妮·斯托克斯,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翻译,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作者。

健康心理咨询,找心理学说!心理学说:普及健康心理学,推动全民心理健康蓬勃发展。